師徒惜壁畫 領青年保育

■師徒二人因壁畫結下深厚友誼。
■麥榮筆下的雀鳥栩栩如生。
■多名學生在馬頭圍道遊樂場實踐作畫。
■牆面斜身不易畫,跪到腳軟。
■麥榮向學生示範畫雀鳥翅膀。

  培養興趣教實踐 舊畫添色助重生

  壁畫美化社區非新事,但壁畫保育卻是一個尚未解決的難題,「有前冇後」成為不少畫作的最終下場,在曾經輝煌過的鬧市中褪色、被清洗,落下帷幕。有見及此,有師徒就拍住上保育壁畫,師傅精於畫壁畫,徒弟就負責入學校開工作坊,培養學生對壁畫的興趣,並提供社區繪畫實踐機會,藉此力爭為各區陳舊的壁畫添色增艷「重生」,成為恒常的壁畫保育計劃,保住畫家心血,提升壁畫的地位。 文:崔韵盈

  師傅麥榮現年67歲,是香港早期壁畫藝術推廣先鋒,尤其擅長畫植物、鳥類及海洋等主題。身為壁畫學會的籌組成員,他亦是香港唯一一幅在舊蘇屋邨內拱形天花壁畫的作者。他與徒弟楊學文於2005年組成卓靈視藝團隊,完成過多幅街畫。跟從麥榮學藝的楊學文(62歲)在團隊擔任策劃推展人,物色合適的藝術計劃,推廣公眾藝術,是麥榮的左右手。

  兩師徒一直視壁畫為心肝寶貝,用心作畫美化社區。惟不少難題亦迎面而來,當中最無奈是畫出來的心血,過一段時間就被擦掉,或慢慢褪色,礙於壁畫牆歸屬權的問題,又不能貿然修補。楊學文坦言:「真係好傷心㗎,之前喺羅便臣道嘅街畫,因某啲原因要被冚,我哋兩師徒幫佢沖晒涼(清洗污跡),做埋祈禱講『對唔住啊』,都冇辦法保得住。」自此兩人希望着手保護壁畫,楊開始入校舉辦壁畫工作坊,教導前期怎樣繪壁畫,後期又如何清洗牆壁,怎樣修補「甩皮甩骨」的細節,再提供現場作畫機會,輔佐師傅麥榮等不同畫家。

  團隊今年承辦九龍城「龍城藝萃之都計劃」中的壁畫項目,楊學文指導香港公開大學及聖公會蔡功譜中學壁畫工作坊學生製作6幅壁畫,其中位於馬頭圍道遊樂場的「龍城九子伴你遊」,就由近50名公大學生合作描繪。該壁畫長160呎,是6幅中規模最大,楊指因牆壁是斜坡,難畫到頂部,但搭工作台又妨礙繪畫,處處是考驗。惟驚喜見到學生不怕吃苦,憑創意見招拆招。

  畫壁畫工序繁多, 50人分工合作亦要練成默契,「壁畫太近馬路,行人多,路又窄,常有輪椅出入,仲鄰近巴士站,真係感謝街坊呢段時間嘅忍耐」,楊學文補充,斜坡牆易養塵埃,清潔後很快又有塵,但讓學生實地了解畫壁畫的困難亦是寶貴的一課。不少同學都指比想像中更累,「跪到腳都軟」,但聽到街坊讚賞就好滿足,更希望能參與後期的維護。

  塗保護油僅「吊命」1年

  與畫家合作亦有利學生欣賞及處理不同風格的畫作,位於土瓜灣街市變電站的「百鳥歸巢」由麥榮主筆,多名工作坊青年畫家也助陣幫忙。由於小鳥身體結構複雜,麥榮就先跟學生解構雀鳥羽毛結構,用國畫筆畫不同部位怎樣發力,如何用色等,再現場示範,讓學生試畫。惟因學生膽量不足怕畫錯,故常不敢下筆,「我會鼓勵佢哋『畫錯可以塗改,無問題嘅,放膽畫』」。不少街坊駐足影相,更有人毛遂自薦做義工。楊學文指,僅在土瓜灣街市就收了兩位義工。該壁畫在巴士站旁,剛到街市買餸的李小姐說:「好舒服,有種鬧市中小森林嘅感覺」。街坊王先生就稱:「靠近馬路,汽車廢氣會污染壁畫,希望可以保護好」,並提議封上膠片,與楊學文的壁畫保育想法不謀而合。楊更指,有人寫信去九龍城民政處盼在拆封前就開始保護壁畫「錫住佢」。不過楊解釋,目前僅靠塗上兩層質料上乘的保護油護色,只能維持約1年,而靠外來物品保護壁畫難度更高,「去邊度搵咁大嘅膠片?就算貼咗,落雨都可能滲水入去。」他計劃積累工作坊經驗後,能成立青年壁畫隊,以社會服務形式,讓他們創作新壁畫,讓舊壁畫重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