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肆淨氣 設備嘥氣

  實測7店鮮風 專家揭效能不佳廢氣反增

  新冠病毒在密閉空間能快速傳播,其中食肆由於食客要長時間除口罩,暴露在病毒之中的風險特別高,故政府早前規定,全港約1萬間食肆必須在今天「死線」前,將餐飲處所的抽氣系統提升至每小時換氣最少6次,或加裝符合指定規格的空氣淨化設備。記者昨與空氣專家量度7間食肆,近半通風不足、廢氣量偏高。大部分食肆未安裝空氣淨化設備,即使有裝「認可」設備,效能也差強人意,懸浮粒子PM0.3及二氧化碳廢氣量不減反增。專家指食環署建議食肆採用的淨化器良莠不齊,部分根本不適合食肆使用。 文 / 圖:專題組

  室內空氣質素顧問、粵港澳大灣區城市建築學會(香港)副主席(教育及培訓)黃勁松表示,二氧化碳濃度是空氣流通度的指標之一,而懸浮粒子數目(PM0.3 / L)的變化,則反映空氣淨化設備是否起作用。本報半年前曾聯同黃勁松到多間食肆,以儀器檢測午市期間的懸浮粒子和二氧化碳濃度。記者昨覆查其中7間位於觀塘的食肆,發現當中3間有安裝空氣淨化設備,其中兩間更選用食環署參考列表中的設備。

  紫外線僅1米 濾網不在出風口

  根據食環署列表選購UV空氣殺菌儀的快餐店A,二氧化碳濃度超過1,000ppm,屬通風不足,與半年前的量度結果相若,距離該空氣殺菌儀約10厘米的位置,懸浮粒子數目高達79,917,與去年未安裝設備時相若。黃勁松解釋,該設備採用紫外線殺菌,但通常紫外線殺菌設備的有效範圍僅1米,且依靠一定時間的紫外線光照來殺菌,因此在人流量高的餐廳並不適用,「病毒不會企喺部機前面等你殺!」

  同樣位於該商場的咖啡店,面積不大,使用兩部HEPA空氣淨化器,該設備型號同樣在食環署列表中,然而效果並不理想。距離該空氣淨化器1米處測得的懸浮粒子為76,902,高於半年前本報的測量結果。黃勁松將測量儀器直接放置在該空氣淨化器出風口處,懸浮粒子為30,580,近距離下該儀器僅能降低約六成懸浮粒子,成效存疑。他表示,淨化器屬於風機外露式結構,即經出風口可直接望見風機或風扇葉,其HEPA濾網並不在出風口處,使整機的過濾效能大打折扣。

  另一地庫快餐廳,則常有汽車廢氣及街道塵埃吹進店內,導致懸浮粒子高企,且未安裝空氣淨化設備,但餐廳以減少座位及人流的方式來提高空氣質素。

  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指 ,該會曾諮詢專業工程業界人士意見,均認為單憑安裝空氣清新機未能有效改善食肆環境的換氣量,加上食肆中接觸傳播才是最主要的風險,認為政府未有真正理解業界環境,對於需要安裝空氣清新機的要求並不理解。

  揀少人地舖用膳 通風最好

  市民外出用膳時,又應該如果揀選廢氣量低的食肆?黃勁松教路,盡量選擇人流較少、地舖等食肆,這些舖位設計使鮮風量較高,能「溝淡」病毒量,減低染疫風險。他表示,由於食環署人員未必對換氣量、二氧化碳量及懸浮粒子含量有一定了解,即使巡查亦只會針對食肆有無安裝空氣清新機作標準,因此建議政府為處所安裝二氧化碳監察器,通過無線網絡把數據傳送至政府大數據系統。

  另外,黃勁松不建議食肆選擇紫外線空氣殺菌設備,「因為紫外線殺菌設備所射出的紫外線會在室內反射,對人體有一定傷害,對皮膚癌、白內障產生都存在風險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