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團街頭募捐 中介奉旨劏客

  聘刀手搵下線多單多得 善款抽半終扣剩兩三成

  「吸血籌款中介」系列 之一

  街頭籌款活動是香港傳統「一景」,尤其在周末假日,街頭巷尾不時有身穿慈善或環保志願團體制服的籌款員募捐,徽號鮮明的團體制服贏取路人信任,不少市民甚至交出信用卡參與每月捐款計劃,以實際行動為公益出力。不過本報卧底記者近期試工揭露,部分這類活動近來已經完全「變味」,背後竟是籌款中介公司的純商業操作,中介在承接志願團體的籌款項目合約後,招聘及培訓籌款員成為宰客「刀手」,更有中介仿效傳銷公司,要求「刀手」找「下線」。記者直擊籌款員哄客落疊無底線,最終多達五成的善款落入籌款員及中介公司口袋裏,換言之市民每捐10元,中介及籌款員最多共瓜分5元,七除八扣後可能只有兩三元真正用於慈善。本報製作一連三輯「吸血籌款中介」系列調查報道,撕破部分街頭籌款的「偽善」面具。 專題組

  在港鐵站、天橋、商場前空地,不難發現街頭籌款員的身影,他們通常一行幾人擺街站,然後各自向路人募捐,在慈善或環保志願團體制服的加持下,吸引部分樂善好施的市民慷慨解囊。

  記者早前經過這些街站,遂向其中一名籌款員查詢他們是否慈善機構的員工或義工,對方毫不猶豫稱是,然後賣力介紹:「我哋係幫非洲小朋友籌款,你每月捐款120蚊至500蚊就可以幫到佢哋。月捐最平120蚊啫,相當於每日捐4蚊、每日飲少兩次凍飲就能夠幫佢哋,佢哋好可憐、無書讀……」籌款員語言「偽術」超高,捐款額被形容為微不足道。

  120元數目雖小,但也不能不明不白捐出。為追查他們的底蘊,記者近期應徵做「籌款大使」,先後在兩間中介公司返工共兩個月,直擊中介「吸血」種種手法,踢爆背後黑幕。

  仿傳銷設上下線

  據記者直擊,原來這些籌款員根本不是志願機構的員工或義工,而是受僱於籌款中介公司。其中一間取錄記者的籌款中介,為新入職籌款員派發哄客落疊的「天書」,教唆籌款員向路人說謊。該中介公司人力資源部的培訓導師警告說:「不能(對市民)透露中介參與其中。」培訓導師並透露,中介與志願團體是夥伴關係,「係呢啲團體將籌款合約外判畀我哋再請人募捐。」記者遂問,若有市民問起捐款去向,應如何對答?導師不加思索說:「答85%捐款都直接畀慈善項目。」

  中介公司的運作充滿謊言,故記者對職員的話也打折扣。事實上,中介財大氣粗,「食水」必然要夠深才能維持收支平衡,以籌款員待遇為例,除了每月9,000至1.1萬元底薪,成功開單還有獎金;若當月開8張以上的單,還額外獲2,000元獎金。其中一間中介公司更仿效傳銷公司,鼓勵員工搵「下線」做籌款員,「上線」員工可因此獲2,000元紅利。

  經明查暗訪後,有消息人士爆料指中介公司分得兩成至五成的善款,而且會一直分賬直至市民終止月捐計劃為止,換言之捐款人若每月捐10元,中介及籌款員「吸血」2至5元,而志願團體本身也有內部的行政成本,包括員工工資、會址電費等也由善款支付,七除八扣後,受助人實際只分得兩三元。

  籌款金愈低 抽水率愈高

  香港防止虐待長者協會也曾獲一間中介公司招手合作籌款,該會助理總幹事林文超近日接受本報訪問時印證該「分成」說法。他說:「嘍我哋嗰間中介開出條件係,將最多40%善款畀佢哋做服務費,好揦脷。」他表示,籌款總金額愈低,中介抽水比率愈高,例如籌款總額低於40萬元,中介抽水四成,若籌款額超過100萬元,抽水率回落至25%。

  他解釋,「一些規模細的社福機構因為無資源自己培訓籌款員,索性將項目外判畀人哋賺。」但這種運作模式,沒有將善款最大程度上用於有需要人士或項目上,有負善長的信任,故該團體拒絕中介的邀請。他並呼籲市民若想捐款,盡量避免經中介捐款,目前不少機構網站也設有直接捐款途徑。

  一名不願透露身份的志願團體負責人透露,「我哋本想籌12萬元善款,有中介主動接觸,但要預繳6萬元做酬金。用我哋個名招搖撞騙,仲分埋一半善款,好離譜。」他也呼籲市民避免經中介捐款。

  記者試工期間,發現光顧中介的志願機構包括多間著名的慈善團體,而有關機構至截稿前並未回覆本報查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