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識科改革各方皆得益

  布恩

  課程發展議會日前公布將通識科改名為「公民及社會發展科」,糾正過去通識教育科被異化,將國家、香港和當代世界三個主題列為核心內容,仍屬必修必考,但不設校本評核,會向學生提供往內地學習機會。筆者認為學科改革對學生、教師及香港社會都有裨益。

  對學生而言,通識科一直是文憑試必修科,是入大學的入場券,所以學生對此甚為着緊,改革將考卷由兩份改為只設「資料回應題」一份,評級改為「達標」及「不達標」,這樣可減學生壓力,學生又能了解國家、香港及當今世界狀況,建立正面價值觀和積極人生態度,對學生發展有裨益。新方案之下,4個核心科目可釋放約100至250小時課時,可以讓學生有更多時間在學習之餘,發掘個人興趣等。

  對教師而言,過往既無課程框架,內容太多太廣,亦無一些經審批的教科書,全由課堂老師自行編撰教材,教師如何教授學生學習,是無所適從,摸着石頭過河,在編製教材需要準備的時間很長,壓力不小。現在有特定教材,將可以紓解教師壓力,改名後只需向學生陳述事實,毋須評論或分析敏感、複雜的議題,也可以糾正通識科教科書「無王管」的嚴重問題,洗去通識科荼毒學生的污名。

  對社會而言,改革通識科的重點,在於加強國情、憲法及基本法教育,新通識課程中向學生解釋憲法、基本法和香港國安法等內容是應有之義,培養學生明辨慎思能力、以理性分析當代領域的課題,學習及深入了解國家發展及法治等元素的平台,認同國家,就自然不會出現紅線。因此,通識教育科正名能糾正被異化的問題,學生、教師及社會皆可以獲得好處,是撥亂反正的時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