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業男求職中伏 客服變保險經紀

  被哄考牌焗跑數 洗濕頭進退兩難

  新冠肺炎疫情摧殘下,勞動市場萎縮,求職騙案出現,根據警務處數據,去年求職騙案按年激增近九成。有保險公司以半哄半騙手法氹新血入行。從事旅遊相關行業的阿傑過去一年由減薪到被裁,經濟拮据,求職心切下應徵做保險公司的「客戶服務專員」,公司以「監管機構要求」為由一再哄他報考保險從業員牌照,簽僱傭合約前夕才知新工是「假客服·真保險經紀」,必須跑數開夠單才能領取底薪。過去數月「備試」、花費考牌的阿傑已「洗濕頭」,入不入職陷兩難,對保險公司的招聘手法更感心寒,「他們竟然這樣欺騙人。」 圖/文:專題組

  祖籍在廣東的阿傑四年前以工作簽註申請來港,但一場世紀疫症令他加入失業大軍。禍不單行是簽註即將到期,必須在限期前找到新工,否則便「雙失」既失業又失留港資格,「之前的工作雖然好辛苦,但做得都算開心,萬萬沒想到疫情的打擊如此之大。」

  阿傑去年被裁員後就開始四處找工作,由於工作經驗較少,加上失業率高,求職四處碰壁。「其實,去年初已經要放無薪假,靠住在廣東的父母補貼生活費,現在連工都無埋,長貧難顧,喺鄉下的父母表明只能支援我到5月。」

  求職心切下他見到有保險公司聘「客戶服務專員」,如獲至寶,「這份工同我之前的工作性質相近,而且有基本底薪,不論多少,能安穩工作我就滿足。」阿傑最終面試成功,但保險公司提出要報考「保險中介人資格考試(試卷一及三)」才能正式取錄。他最初也有疑問:「做客服啫,為何需要考保險牌?」保險公司聲稱:「監管部門要求的。」

  簽唔到單扣底薪

  阿傑不虞有詐,開始準備考牌,經歷幾個月、數次報考失敗,最近終成功通過考試,歡天喜地接受入職前培訓之際,才驚覺上當,「當初面試的職位是客服,為何現在培訓內容全是保險銷售的知識?」之後上司更要求他報考保險中介人資格考試(試卷四及五),「我愈發懷疑自己將來的崗位不是客服,而是做保險銷售。」

  內心困惑的他因實在需要一份工,不敢當面向上司求證完成培訓後的工作性質,但從同期培訓的同事口中得悉,「大家每月雖然有底薪,但如果簽唔到單,底薪就要被扣。」阿傑深感疑惑:「要簽夠單,豈不是保險代理員的工作?」

  由於他與公司仍未簽僱傭合約,之前的面試也是口頭承諾,如今「口同鼻拗」,加上已報考中介人牌照「洗濕咗個頭」,他說:「幾個月前我開始將精力放在這裏(保險公司),沒找其他工作,簡直浪費了我幾個月時間,而且仲要自費考試,如果唔入職就白白浪費時間及考試費。」不過,入職也是難,阿傑自覺性格內向、在港人脈不足,種種情況也顯示他不是保險代理的料子,入職也可能「跑唔夠數」,「簽唔到單的話,不僅要退還底薪還可能被炒,無咗份工就無法為簽證續期。」阿傑陷入兩難,但他最不滿是保險公司以這種手段誤導求職者,「他們用這樣哄騙新人加入,太惡劣了!」